明朗虞河

愛與夢想都要棋逢對手。

2018年12月07日

大深夜的我哭辽。不知不觉ONER已经成团百日在即,忙内成年也已经是倒数一个月的事了。


“下个月你们就可以实现念叨了很久的心愿了。那天一起和弟弟去网吧打一盘游戏吧。”

只有风知道


-


建议Bgm:

《那是你离开了北京的生活》-薛之谦


  看文愉快。




00

“人和人真是太容易走散了啊”



01

易沂再一次在街头看见木子洋的时候只觉得恍如隔世。

他好像瘦了,头发也长了。背影陌生的让你觉得见到他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他转过身子望着你,眼眸中星云流转。然后他就张开嘴,叫你的名字,你就想笑,好像,自己刚放学,在门口等他,只有五分钟而已。



02

那似乎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了。


2012年 易沂以服装设计专业总分第一名考入北京服装学院。


大一整整一年你都过得特别充实,通宵达旦做出来的设计也登上过好几次北服长廊的版面。也算做出了那么点儿成绩吧。


你第一次见到木子洋的时候,他还叫做李振洋。

那时的他留着傻乎乎的瓜皮头,一米八八的身高和高级的男模脸。行吧 你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与生俱来便注定要从事这个行业的,这纯粹是老天爷赏饭吃。


在北服校门往里数第三棵小树旁,他匆匆忙忙地赶路把你撞了个满怀,你怀中抱着的文件夹掉落,夹层中的设计画稿掉了一地。

他一边弯腰帮你一同收拾着散落一地的纸张一边向你不停道歉。

“其实没关系的同学...”

你被他一连串的道歉弄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诶这是你画的设计稿子?同学你是学服设专业的吗?!”李振洋在伸手递给你整理好的纸张时,无意间瞥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带了点惊奇的语气问你。

“对的,同学你也是吗?”

你听他的语气以为遇到了同专业的同学。

“啊不是,我是服装艺术专业。咱俩专业还有点对口的。那个......挺不好意思的,你有没有时间能够帮我设计一件,我过两天有场秀要走,正为这事发愁呢。”

“行啊。”你歪头想了想最近刚好没有稿子要赶,空出来的时间还算丰裕,便爽快地答应了他。


然后你俩就交换了微信。

你盯着微信头像上那个黑白的略带在那个时候显得很正常的非主流色彩滤镜的臭屁自拍看了两分钟。

怎么看怎么眼熟,却偏偏回忆不起来到底是服装艺术专业的哪等人物。

就在易沂窝在宿舍盯着一张照片头疼的时候,微信那边有了动静。

“您好。麻烦您了。我是服装表演系二年四班李振洋。”

!!!

服装表演系的...李振洋学长???

也怪不得眼熟了,你作为新生,哪怕再忙也是不可能缺席学校一年一度的年会的。

他在年会上走的那场秀,也不过寥寥几步,每一步却都不偏不倚踏在你心上。

那天晚上之后你便开始念念不忘,睁眼闭眼都在想着他穿这件衣服会不会很好看,想着他穿什么样的衣服走秀会更高级,想着他穿你设计的衣服走秀的场景。虽然你那个时候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现在梦想成真了。也如愿以偿地了解到了他的名字,更甚从他嘴里听到他自我介绍。嗯......李振洋,美好的人,美好的名字。

虽然你还是很难把在台上穿着高级服装看世人的眼神如图看垃圾的高级男模和那天穿着简单的休闲服细心弯下腰帮你捡稿子的男生联想在一起。



“学长您好。我是服装与服饰设计系的大一三班易沂。”



这是故事的开始,也是遗憾的始端。



你在脑海中疯狂输出早已囤好的构想思路,连夜赶稿。主动联系许久未联系的老朋友把这件衣服提早一天做了出来。


和你熟识的朋友说你疯了。



可是值得了。


“哇真的超级完美啊。”

你还记得,这是他的原话。

以及让人无法忽略的他眼中倒影的满天星辰。


-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专业了。在提到这方面的事情时,他眼睛里发着光啊。




那场秀后来你去看了。

他跟想象中的一样。

一样好看,一样高级。

也一样遥远。


服设和模特专业就像是两条直线,在经过了同一个交点之后便不再相交。


你们后来好久好久都没有再联系。


直到你听到了他要退学的消息。

那是距离第一次见他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当他的同学给他送行那天你仍然只是怂包地躲在学校门口往里数第三棵树后面偷偷看他,看他如何一一抱过他的同学,看他如何扬起特别勉强的笑容对着大家故作开心,看他最后如何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你的视线缓缓退出。而你只能憋着一肚子委屈忍着满腔热爱。



其实很多人你已经见了他最后一面。



你没能说出去的话还有好多好多。

你想问他的。

为什么...这么突然...就...








可是你深知你没有资格。









没有资格,太多话不敢说出口。

只能憋着攒着,最后只剩失望。




-如果那日的喜欢和挽留的话语说出了口

现在的结果会是怎样又有谁知道呢。

只有那天在李振洋悄悄回头望向易沂宿舍楼的时候从他耳畔刮过的风知道。




这样遥远的故事还有遥远的人。

易沂真的惦记了好多好多年。




03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大概也是最后一个了。” 


你走后我继续一个人不吃早饭,喜欢狂吃冰激凌到深夜里胃痛,踢被子到感冒,生病了不去看医生,你看,我就是没了你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而已,真的没什么。


我想你,但我一个人真的很好。


现在的你,是比以前更好的木子洋。

但我仍然还想叫你一次李振洋。


“ 您好,服装表演系二年四班的李振洋。”

 你好,在我心里轰轰烈烈地暗恋了一整个青春的那个李振洋。



其实很多人或许你已经见了他最后一面。

但或许还没有。

世界很大,地球很圆。

要相信,你们总会再次遇见的。



04


相比结局  初见真是太美好了

但我并不遗憾认识你。



            -End-

我真的无数次吹爆食光的后期!

廊坊只下一次雪

苦艾红锅:

-


我被掐住了软肋,每一个偶练信息出现,我都天然生气。气没有被善待的初代偶像,气一个完整团体不被珍惜,气重复画面的重复心动,气褪不下的余震。


笨拙又粗糙的少年,在混沌里拔节成树。没有人掌握红的具体方法,第一个长出触角的灵长类生物,牢牢钉在时间轴上,翻过一年,两年,永远都活在这么多人的记忆里,真漂亮啊,用没有戒备的爱意记录的漂亮灵魂。


票据可以记录,今日通告逃离大厂可以记录,全时的冷柜可乐可以记录,磨破的斯凯奇可以记录,用掉的止痛片和纱布可以记录,抵头相拥的温度可以记录,追逐掀起的风沙可以记录,被塞到衣领里的雪球可以记录。


我这里,廊坊只下一次雪。



五十三天


-

Justin✖️你 

有任何侵权随时联系我


xxj文笔    及时避雷👌


脑洞来自《奇妙的食光》昊哥开赛车时摔倒片段。

(对我心疼了,即使知道小孩儿并没有那么软弱。)


以上。

看文愉快。


-


你和Justin终于见面了。


第五十三天。


这是你没能见到他的第五十三天。




他好忙。


每天都被无数行程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偶尔有一次去接他的机,本是想要给他个惊喜。


可却看到那个大男孩在人潮拥挤的机场中,孤身一人推着行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好看的眼睛下面是浓重的黑眼圈。


你心疼得要死。


差点没提着刀去找杜华。



抵过难熬的五十三天

你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那头小孩儿很高兴地跟你说他终于有空档休息可以见见你了。


你也很想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对他撒撒娇,钻进他已经有了长大痕迹的胸怀中说着:你怎么这么久还没来找我啊。只是他略带疲惫的声音从话筒传来时,你突然明白,他已经很努力挤出时间来找你了。


他也只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大人啊。


你一直都知道他很忙。


也不敢发信息去打扰他。




他真的很优秀。


可是你只是一个很渺小的人。


普通家庭,也是一个普通人。


这也是你常常会有些小自卑的原因。


你很清楚,你其实是配不上这个男孩子的。



他最近刚刚拍摄完《奇妙的时光》,杀了青有一小段休息时间。


他明明应该用这个时间自己好好放松一下啊。


他却刚下澳洲飞国内的飞机,来不及倒时差,从拥挤的接机人潮中抽出身便立刻将手机开了机,给你打了通电话。




“宝贝,想昊哥了没?”


电话那头依旧是戏谑的话语和调侃的腔调。


他那副要正经不正经的模样仿佛没变过。


你却听得落了泪。


-


“黄明昊,有一些话,我想要现在,立刻,马上告诉你。你听好了。”


“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好想你。”


“过来抱抱我吧。”






“等着。”





-


悄咪咪补一点点小后续。




黄明昊视角:




最近真的忙得昏天黑地。


等我回过神才发现已经忽略了我的宝贝那么久了。


其实那天她来接机我看到她了。我瞬间就醒了神。


奇怪,我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找到她。


我知道她看到我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来找我?


于是我走一步便转头悄悄看她一眼。。


嘶......我好像看见她悄悄抹眼泪了。


完了。宝贝,我最受不了喜欢的女孩子掉眼泪了,那种感觉又来了,别哭了,你一哭我就想杀人,想要马上抛下一切无聊的通告和行程去找你。告诉你,你昊哥有多想你。


swag人设崩就崩了吧,哪有你重要啊。




啊啊啊我真的好想去找她啊。


等等吧,再熬完这几天吧,马上综艺就杀青了,他就有时间去哄他的姑娘了。






天哪......


直到通话结束黄明昊还是懵的。


他的宝贝居然对他撒娇了?!


不过...这个傻姑娘又是独自受了多少委屈啊。




见到她的第一时间我便迫不及待小跑了几步将她用力拥入怀。

她真的太瘦了……


一眨眼功夫,我的宝贝弯弯笑眼里的笑意却逐渐变成了微微皱着的柳眉。


我这才意识到录节目时不小心受的伤应该是被她发现了。


她拉着我回到酒店坚持再给我上次药。

哎呀宝贝你昊哥真的没事的。

但看着她小心翼翼给我揉着微微肿起来的膝盖的动作。那谨慎的神情仿佛如临大敌。


我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的小手轻轻附在我膝盖上。我觉得药油的味道好像好闻了不少。


“疼吗?哥哥 。”


“不疼,你昊哥可没怕过疼。”


“黄明昊你傻子吧.....”


受伤了为什么还要硬撑着,黄明昊你不是傻子谁是。



“不许偷偷骂我。”


不然我就要打喷嚏啦。


她这个小傻子。

我可最宝贝她了。


     -End-